<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pndf">
    <form id="ppndf"><nobr id="ppndf"></nobr></form>
    <address id="ppndf"></address>

    <listing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menuitem id="ppndf"></menuitem></listing></address>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我希望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一點” ——訪網絡文學作家流浪的軍刀
    來源:文藝報 | 路斐斐  2022年11月28日09:24

    近來,在番茄小說平臺上線了湖南省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網絡文學作家流浪的軍刀新近創作的小說《逆火救援》。作品以民間救援為題材,講述了以陳智、吳海洋等為主要人物的民間志愿者在一次次參與緊急救援的任務中,不斷以專業的技術、堅定的信念排除險情、挽救生命,并與國家救援力量通力合作,逐步發展壯大組織力量的故事,彰顯了中國式救援精神。圍繞這部小說的創作以及如何寫好現實題材網絡文學等話題,日前作者接受了本報記者采訪。

    記者:作為已出版過多部暢銷軍事題材網絡小說的網絡“大神級”作家,此次為何選擇民間救援這個網絡文學中的“小眾”題材?

    流浪的軍刀:選擇這個題材與我曾經當過兵并參與過民間救援的經歷有關。小說中講述的救援故事90%以上都來自我曾親身經歷過的案例,小說中幾位主人公的形象也可以說都有生活中的原型。比如我的一位戰友,退伍前曾是一名狙擊手,單兵作戰能力很強,后來進入“戶外”領域就經常參與一些民間“救火”行動。新世紀以來,隨著各種戶外運動的興起,我們看到了很多本身并不具備相關能力、資質的戶外探險“領隊”及更多熱衷野外旅行的人不斷加入到這個行列中來,卻常會出現為了博眼球而做一些很危險甚至危及生命的事情。為了救一些盲目的旅游者、探險者,那些年時有警察、消防員的犧牲,甚至有熱心群眾因救人而傷亡。這樣的事情一再上演,而失去的生命已無法挽回。所以后來我戰友花了五六年的時間,寫成了一本“野外生存手冊”。手冊根據當時國內的環境、條件,教大家在野外如果野營或者遇險,要怎樣做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書的寫作是按工具書的標準來進行的,所以里面的條目寫得很細、很專業。比如當時我戰友為了拍一條蛇的活動規律,就在動物園里蹲了一星期。這本書出版以后,在這一領域的圖書中長年處于暢銷榜上。但是在幫他的過程中我也在想,盡管如此,有多少普通讀者會愿意在閱讀工具書上花費太多時間呢?那些遇險者很多恰恰是因為缺少深入學習的意愿才會遇險。所以我一直也想以此為題材寫一部小說,以小說的形式將我們曾經遇到的、了解的一些相關案例以及如何正確地求生、救助他人的專業知識融入其中,希望這本書能成為此類工具書的輔助讀物,通過“好看”、生動的故事吸引讀者了解更多有關生命安全的知識,哪怕只有一位讀者將來因為讀了我們的書而能成功自救或救助他人,那這樣的寫作就是有意義的。

    記者:小說一開始,以一次消防救援中的意外受傷致殘事件引出了書中主要人物之一并以此推動后續情節的發展,與網絡小說常見的“主角光環”設置不同,書中每一章節幾乎都險情不斷、環環緊扣,救援人員在層出不窮的心理、生理的雙重考驗,自然與社會的多重復雜環境與有限條件中團結協作,一次次艱難地完成著對生命的救助乃至對人心的喚醒,這樣生動的反套路的寫作是緣自怎樣的創作旨趣?寫作準備是從何時開始的?

    流浪的軍刀:實際上這本書取名《逆火救援》,就是受到了幾年前上海發生的一次火災中兩名年輕的消防員在救火過程中意外墜樓犧牲事件的觸動。其實小說開篇寫的那個高樓救火事件就緣自于此?,F實中的英雄犧牲了,但小說中的“他們”幸運地活了下來,并開啟了一段新的人生,繼續為社會發光發熱。所謂“逆火”,指的就是一種迎難而上的精神,“火”代表著危險,幾乎所有的動物都知道趨利避害,只有人類會主動選擇逆著危險往“上”走,用生命來完成對生命的救援。所以寫作這部小說,也是想還原救援事業面臨的真實困難與挑戰,而不是“神化”某個職業或某類人群。書中這些大大小小的角色都是我曾在生活中見過、接觸過的“真人”。所以如果寬泛地講“寫作準備”,可能要從我當兵時接受野外生存和基本軍事技能的系統訓練開始。退伍后,每年我還會固定抽出一段時間帶著簡單的工具去森林進行野外生存鍛煉以保持身體機能,并由此逐漸接觸到這個領域。10多年前我30多歲時,戶外運動正火,當時很多人買個登山包、登山杖,帶個防潮墊和帳篷就去“露營”了,當然因為無知也鬧出過很多笑話。戶外運動在中國興起后曾慢慢分成了各種“流派”,比如炫裝備的“技術流”還有“窮游”“奢華游”等等,從用什么裝備到用什么品牌,戶外運動逐漸成了一筆很大的“生意”,與此同時,因為盲目參與戶外運動而造成傷亡的新聞不時曝出,接觸民間救援之后我們就在想,靠一個人幾個人的力量能幫多少?所以就希望能真正做一些影響面更大的事情。寫作就是其中之一。這部小說中很多“驚心動魄”的情節與對遇險者、救險者的心理感受和現實抉擇的描寫都來自生活。如書中前幾個案例中寫到的水下沉船救援事件,小說靈感就來自我戰友從倒扣的漁船中解救被困人員的真實事件。在與生命、時間的角力中很多人都一樣,即使經過嚴格訓練,在危險突然到來的時候也會慌張,也可能會因此而陷入更大的危險。在現實中也的確如此,由于救援工作的特殊性,我們常常面臨的都是一個危機還沒解決,新的更大的危機、危險又在不斷產生的“救火”狀態,所以小說中的這些設定或寫法可以說是緣自這個行業、這個領域本身的特點。

    記者:書中“瀚海救援隊”作為一個集體形象成為小說著力塑造的“主角”,團隊的幾位成員中,不管是已退伍的原消防兵陳智、原海軍搜救隊隊員吳海洋、原武警押鈔兵韋聞還是原特種偵察兵小江湖等,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退伍軍人。因此從主要人物的精神特質、行為模式、性格特征的共同點與其所從事工作的特點來看,這部小說又帶有泛軍事題材作品的特色。小說不僅塑造了幾位在網文題材中少見的新的典型形象,在寫作上也一改網絡小說中常見的突出個人能力的“絕對主角”的寫法,每個人物的塑造都相對飽滿,為什么會選擇這種更吃力的寫法?

    流浪的軍刀:的確如此。書中除幾個主要人物外,其他出場的角色中既有作為國家救援力量存在的消防部隊,也有不少接受過軍事化或半軍事化訓練的其他民間救援力量。但與此同時他們又都是一群“普通人”。為什么會寫這樣一群“普通人”?一方面是因為,他們就是我想寫的生活中真實存在的活生生的“人”。比如我的那位前狙擊手戰友,當年就是因為在一次執行任務中,腿受傷骨折短了一兩厘米而就此退役。小說中陳智的形象就由此而來。這些來源于現實中的人物形象有許多共同的優點和信念,比如理想主義,比如迎難而上、不計個人得失等,他們各有擅長又各有短板,他們的一生就是絕大多數普通人的一生,誰也不會技能爆棚能“拯救世界”,但合起來卻可以做成一件事、做好一件事。

    另一方面,采用這樣一種以前并未嘗試過的寫法也是受到了軍隊作家李存葆的小說《高山下的花環》影響。當年我選擇去當兵,到后來開始從事小說寫作等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這部作品的影響。包括這部小說的寫法,也在很多方面啟發了我?!陡呱较碌幕ōh》里梁三喜和趙蒙生誰更主要呢?可以說難以區分。不僅如此,那部小說中的每個人物單去看又都可以是一個當之無愧的“大主角”。所以在《逆火救援》中我也想試試這種寫法能不能寫好,于是在書中我舍棄了很多為給人“搭戲”而存在的“配角”,就像在生活中一樣,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中的“主角”,既然生活給了他們展露的舞臺,我就讓他們展露。當然,這種寫法的確很吃力。但是我想用力地寫一寫他們。在部隊,戰友是可以把后背交給對方,危急時會為你擋子彈的人。人這一輩子身邊若能有這樣幾個隨時都能無條件相信的人是很幸福的。所以在這部小說里我也想寫出這種戰友情懷來。我寫的這幾個人物一開始在一起可能會有爭執,因為每個人的性格、行為模式都不一樣,但志同道合的感覺又讓他們覺得很快樂。他們找到了同類,之后能做些什么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但他們真的做到了。這中間肯定會有不斷的磨合,磨合好了就沒有問題了,而到了那時,我這個故事基本也就寫到尾聲了。

    記者:這部小說從“上架”到連載,平臺給了您哪些幫助或建議?在您看來,現實題材網絡小說如何寫得好看、耐看?

    流浪的軍刀:在我看來,現實題材網文也可以寫得好看,關鍵在于要用當代讀者能接受能讀懂的語言?,F在網絡小說發布的平臺很多,作者和平臺之間首先就是一個雙向選擇。作者有自己想寫的題材,平臺也會看自己的讀者需求,看是否可以給某類題材一個發表空間。但在完本之前,誰也不知道一本書的命運是怎樣的。從事這個職業,首先就要有一個好的心態,不管寫什么題材,寫作規律都一樣,不管什么題材都要認真地寫,要對得起讀者。

    這本小說我在寫到七八萬字以后跟番茄閱讀平臺的編輯有過交流,他們愿意支持這樣一個小眾的現實題材網文創作,所以合作比較順利。創作過程中編輯也不會左右我的寫法,但會及時糾錯,或者給一些合理化的建議,總之是一種我比較喜歡的合作模式,可以專注于寫作本身。至于這部小說的結局,我希望能給“他們”一個好的結局。這部小說的寫作過程也是不斷勾起我回憶的過程,只有親身經歷、參與過,才會更加感到生命的脆弱與渺小。寫作這部小說也是想以另一種方式延續我們未能完成的夢想。我那位戰友后來因種種原因也轉行寫起了網文,成績也很不錯。網絡文學最有意思的一個地方就在于它是一種“不關門”的寫作。我認識的“高手”中,有原來開出租的、跑摩的的,還有當廚師的。但要以網絡文學寫作為終身職業的話,就要不斷學習、提升自己。要多讀書,成為一個雜家,要主動走出“信息繭房”。網文今天能這么“火”,靠的就是這點。當然網文要寫得好看還要多寫,寫得多了自然就熟能生巧了,還要主動提高自己,不能為了迎合市場而做“降智”的寫作。最根本的則是“三觀”。此外,在網絡小說的接受、傳播過程中,讀者的反饋與市場的回應有時候可能很慢,所以網文寫作者不要只考慮讀者需要什么,更應該去想你要寫什么,并且認真去寫。

    目前《逆火救援》這部小說已經連載近半,我設想在小說的最后給這些退伍軍人一個好的回歸。理想每個人都有,但只有當你為此認真努力過以后,你才有那個“底氣”說:我希望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一點。

    限制日韩A片R级无码中文字幕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pndf">
      <form id="ppndf"><nobr id="ppndf"></nobr></form>
      <address id="ppndf"></address>

      <listing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menuitem id="ppndf"></menuitem></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