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pndf">
    <form id="ppndf"><nobr id="ppndf"></nobr></form>
    <address id="ppndf"></address>

    <listing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menuitem id="ppndf"></menuitem></listing></address>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王威:煙火人間
    來源:《長城》 | 王威  2022年09月27日16:09

    在我的老家山東諸城,有江北乃至全國最大的水產品批發市場——龍海水產城。每年的冬天是它的旺季,尤其臨近年關,里面的燈光幾乎徹夜不眠。

    我媽喜歡吃海魚,多數時候,我承擔了去水產城采購的任務。我喜歡去那里,總感覺那里是人間煙火最為旺盛的地方。那些拖著車子,拉著貨物在貨車縫隙、人群中間奔跑的人,身上承載的絕不僅僅是一份工作,而是生生不息的頑強和奮斗。這些人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也有半大的孩子。他們穿著笨重的棉衣,手上和臉上幾乎都有紫色的凍瘡。

    去年過年,我回老家時已臨近年下。由于疫情防控的緣故,水產城的人比往年少了很多。那天,我去的時候,有個矮瘦的女人在43號冷庫門口裝貨,一箱箱標注30公斤的凍魚,她搬得毫不吃力,輕車熟路地碼進自己龐大的三輪車后斗里。蹬著三輪車走的時候,車斗里的凍魚像一座山,從后面完全遮住了她。

    從頭到尾,我沒有看到她長得什么樣,因為她戴口罩的臉埋在了大衣帽子深處。她的三輪車駛下43號冷庫的小坡,吃力地駛向主路時,后背忽然冒出一簇又一簇的羽毛,這些廉價的羽毛飄蕩在頭頂,給她車后斗里的那座“山”插上了五顏六色的翅膀。是她羽絨服的后背撕裂開了,羽毛們爭先恐后地鉆出來,在這個寒冷的清晨,迎風飄散。女人沒有覺察,有個路過的男人攔住她,指給她看那些羽毛。女人似乎笑了一下,從斜跨在胸前的布包里掏出一卷膠帶,讓男人幫忙把后背的破洞粘起來。男人為她粘著脊梁上的破洞,不知道說了句什么,女人笑了起來,笑得前俯后仰。

    我問旁邊庫工那個女人的情況。這個精干的小伙子笑嘻嘻地說,一個虎女人,有的是力氣,她來上貨,只要看到我們裝車卸貨,扔下車子就跟我們一起干。去年夏天,幫我們卸馬鮫魚時扭了腰,一個禮拜沒去菜市場賣貨,傻拉吧唧的。說著,他伸手從懷里掏出一個肉夾饃,得意地說,呶,這也是她給我帶的早飯,可會巴結人了。小伙子拿肉夾饃的手傷痕累累,纏滿了看不出顏色的膠布,腫脹得像個包子。吃肉夾饃的這一刻,他是滿足的。同是底層打工者的他,用隨時可以開庫門的一點小權利,換取了一份更弱者的巴結。

    那天我還沒到家,就下起了大雪??粗囃獾拇笱?,我想起那個“虎女人”。不知道她要在雪地里掙扎多久才能到菜市場,也不知道她要費多少心力才能賣掉車斗里的那座“山”??晌覐乃砩蠜]有看到愁苦和焦慮,她讓路人用膠帶粘羽絨服上的破洞時,依舊笑得前俯后仰。

    我看到過太多用暴躁對抗生活的女人。我曾經在商場遇到一個帶孩子的女人,孩子攥著一個塑膠的“恐龍”玩具,乞求她買下來。女人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并且怒罵著掰孩子的手指,讓他放下。孩子把“恐龍”護在懷里,一聲不吭地反抗,哪怕女人最后對他拳打腳踢,并且數落日子的艱辛,他也絲毫不為所動??裨甑呐讼率衷絹碓街?,隔著一段距離都能聽到她捶打孩子的“砰砰”聲。路過的人小心翼翼地從旁邊走過去,沒有人吭聲。只有一位奶奶從她身邊過去時,輕聲說了句:都會過去的,別這樣。

    這句“都會過去的”讓女人安靜下來。最終她奪下孩子手中的“恐龍”,放回貨架,娘倆一前一后默默地走了。這個忽然就能暴怒起來的女人,讓我特別難過。我能覺察出她的日子跟那件有著破洞的羽絨服一樣,雖然冒出的廉價羽毛飄蕩在了大庭廣眾之下,而她卻依然不能脫下把它扔掉。

    這些女人們最終變成了《雪夜》中的陳蔚藍,或者說陳蔚藍是中國千百個低層女人的縮影,在生活面前,她們隱忍,勤勞,不屈服。同是女性,對于她們身上的這些品質,我有時不忍面對,不甘面對,可不得不面對。

    當陳蔚藍的丈夫宋言想脫離負擔沉重的家庭,朝她怒吼“我他媽的就是想在這操蛋的生活里,尋找屬于自己的光,我有錯嗎我?我不只是父親,不只是丈夫,我還是我自己”時,陳蔚藍內心涌起的不是憤怒,而是“羨慕”。她也想去尋找屬于自己的光,她也不只是母親,不只是妻子,她還是她自己!可是她不能跟宋言一樣,放棄一切,只去尋找精神的愉悅,只去尋找理想的光。她要承擔起家庭的擔子,哪怕這副擔子讓她從一個“曾羞澀和熱烈,曾美麗和溫婉”的少女,變成了眼下“身材瘦小,眼神凌厲,腮上帶有凍瘡遺留的一個個紫痕”的暴躁女人,她也從沒后悔過。她有的只是對當下自己的狀態,“極度的不安和羞愧?!?/p>

    我心疼陳蔚藍以及心疼在生活的重壓下那些脾氣變得暴烈起來的所有女人們,唯有用文字向她們致敬。

    年后,我又去了幾次龍海水產城,那里的煙火氣深深地吸引著我。大概剛過完節的緣故,里面的車輛依舊不多,整個市場空蕩蕩的。庫工們坐在各自的冷庫門口,無聊地望著遠處發呆。我再也沒有碰到過“陳蔚藍”這個虎女人,也不知道她怎樣了。

    限制日韩A片R级无码中文字幕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pndf">
      <form id="ppndf"><nobr id="ppndf"></nobr></form>
      <address id="ppndf"></address>

      <listing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menuitem id="ppndf"></menuitem></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