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pndf">
    <form id="ppndf"><nobr id="ppndf"></nobr></form>
    <address id="ppndf"></address>

    <listing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menuitem id="ppndf"></menuitem></listing></address>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對厚重高原文學的深切堅守
    來源:青海日報 | 明 江  2022年09月23日08:55
    關鍵詞:青海 散文

    大美青海聞名遐邇,擁有多彩的自然風光和獨特的風土人情,讓無數人心向往之。生長在青海的大麥青稞,作為一種高海拔高寒作物,散發著獨一無二的高原神采氣質。青稞主題散文創作,喻示著勇敢肩負時代責任的深情書寫,是對雪域的敬畏,對萬物的禮贊,更是對厚重高原文學的深切堅守。

    在青稞主題散文創作隊伍里,土族作家無疑是中堅力量。土族是青海省五個世居少數民族之一,也是我國西北人口較少民族之一,擁有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傳統文化。以此為根基成長起來的土族文學創作隊伍,在新中國成立之后尤其是新時期以來,一直在穩步發展、逐步壯大。尤其是新時代以來,老中青三代作家共同發力,新生代力量茁壯成長,一批反映本民族社會生活、民族風情、歷史文化的優秀文學作品相繼問世,以全新的時代面貌和多元的創作形式,不斷豐富著我國多民族文學的創作園地。

    一個族別或地域的作家有了數量,形成了作家群或成氣候的作家隊伍,就有了相互鼓勵共同推進的生態氛圍。這無疑是彌足珍貴的,需要倍加珍惜。文學這個行當,是極具創造性的,作家們既需要耐住性子堅守,也需要經常在一起溝通互鑒,經常進行文學學術的交流活動,以期不斷添油加柴,積攢盤活寫作的動力。

    當下的中國,對文化軟實力建設越來越重視,在2035年遠景目標里,首要提出來的就是建設文化強國。扼要說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既要有強大的物質力量支撐成就,更要有強大的精神力量賡續引領。而在其中文學藝術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作用。當代作家,首要的任務是切實領會新時代對于文學的期待和要求,自覺堅定文化自信,堅守中華文化立場,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在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發揮強基固本的獨特作用。

    青海青稞散文主題眾多作家里,祁建青多年堅持深入高原鄉村田野,創作出了一系列優秀作品,成為領旗與代表。這個群體里,有祁建青、王海燕、邢永貴、李卓瑪、那朝慶、阿朝陽、東永學、朱嘉華、董得紅、劉大偉等各民族作家。一個顯著特征是互助籍作家居多數、為主體。青海文壇這一“互助現象”,值得關注和思考。他們有的植根于鄉土,深情描寫家鄉的發展變化, 生動反映西部勞動群眾的日常生產生活;有的積極開掘高原意象,書寫對高原文化的獨特理解,熱忱描繪高原人民頑強樂觀的情懷姿態;有的植根本民族的生活,細細品味民族心理,探究民風民俗和歷史文化,創作了大量優秀的散文作品,對青海文學的貢獻是不言而喻的。

    而時下文學創作最突出的特點,是各民族作家對于社會前沿一線的參與度在明顯增強,現實主義書寫不斷深化。散文自然也緊隨著時代步伐,傾力描寫當下全新的變化發展,書寫時代潮流之中人們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這些年,在“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抗擊疫情”“脫貧攻堅”“慶祝建黨百年”“紀錄小康”“鄉村振興”“我們這十年”等各項主題文學活動中,作家們都踴躍參與,深入實地現場,用情用心,飽蘸筆墨,記錄講好新時代的精彩生活、感人故事,生動展現各族人民的精神風貌和城鄉各地的喜人變化。其中,散文因其寫作方式靈活、文體可長可短、表達真情實感貼近,成為了最受歡迎的文體之一。各個報刊擇優刊發優秀散文作品,尤其是反映基層生活的散文,各個地區的散文作家,親身經歷和體會著祖國大地上最深刻最細微的方方面面活生生的進步變化,他們以個體獨特的經驗和眼光,致力于書寫身邊人們在時代奮斗中的成就和自信,也探索和思考著新時代帶來的新機遇、新氣象和新困惑,創作出了很多站在歷史發展高度思考,有深度、有溫度的精品佳作。

    從歷史角度來講,我國有著優秀的散文傳統,日常生活的所見所思所感,都是散文題材內容的來源,這讓散文成為最接地氣的文體。然而作為寫作者,散文作家對日常生活的選取需要專業化的眼光,對日常的觀照也需要身處其中而又置身事外。尤其是網絡時代,表達的自由和發表平臺的紛繁暢通,廣大普通基層作者自主發聲與亮相機會空前多了,這無疑對繁榮促進創作大有好處,同時帶來了新的影響。各種渠道上發表著各類海量文章,尤其是朋友圈、自媒體文章鋪天蓋地,讓真正的精品閱讀變得困難。創作者在潛移默化中很容易受到干擾沖擊——因為現在什么人都可以寫,什么事情都可以寫,很多渠道都可以見諸發表,這種帶有極大隨意性的狀態,很容易造成散文創作的不嚴謹和不規范,甚至讓人們不自覺地降低散文創作的標準高度。

    散文是一種創作相對自由的文體,但并不意味著創作的難度低,形散神不散其實是一種更高程度的寫作要求。散文有一種“我手寫我心”的理論,即每個人都可以在散文中表達個人情感與欲望,但實際上,每部作品都是呈現給陌生的讀者的,更多的時候作家需要跳出個人情感和經驗,從陌生人視角審視,哪些細節和情節是應該選取的,哪些情節和情感是無關緊要的。比如親情寫作,不是打動自己的細節都可以選取,而是要思考哪些細節可以觸發人類共通的情感,哪些事件擁有人類共同的記憶;比如鄉土題材,寫作者不僅要看到鄉土的現實,還要懂得鄉村的過去、探尋鄉村的未來。散文的題材內容,都是需要謹慎取舍把握的。

    散文書寫者也不能滿足于私人情感的書寫,局部的私人情感可能異常生動也能打動人心,但是很可能某些細節只是自己感動了自己。我們要用對讀者的效果意義去衡量素材的文本價值,思考怎么通過文章美學價值和社會影響力的打造提升,呈現自己的價值和影響力。散文是抒情記事的文體,但它的意義核心不是抒作者的情、記作者的事,其核心是作者的抒情記事能否觸發讀者的情、勾起讀者的憶、引起讀者的思。尊重讀者是文學作品的第一要務。成熟的散文作家,往往因為在技巧和思想上的高度已經足夠,其心胸早就裝滿了他人,裝滿了世界,往往已經不需要去刻意地注意了。

    當下還有一個現象,即在信息時代、短視頻時代,讀者的耐心注意力顯得非常有限,文章超過2000字很多人就已經讀不下去了。因此,這對整個文學作品的創作提出了考驗,文章的邏輯建構、文學語言的運用、氣氛的烘托、主題的提煉,都需要特別講究。與此同時,在網絡時代,文化的影響力并沒有減弱,一本書、一篇文章、一部電影、一篇網文,都有可能對整個文化導向產生影響,這也更加要求我們的文學工作者加強責任意識,把準時代脈搏和話語基調。

    高原地區的散文創作者,除了研究文學創作的各種規律,在題材內容和藝術形式上不斷創新,還要研究和理解這個時代讀者的文化需求和情感需求,既要立足高原山川河流,又要跳出地域書寫。在青海這片土地,有著豐富的人文資源和自然資源。青海的青稞文化有太多值得書寫的地方,山川美景、民族傳統、地區特色、樸實勤勞的青海人民,都是當下渴望返樸歸真的人們所推崇的。關鍵是,我們的散文作家要找到合乎時代和受眾的表達方式,當然也要找到高原地區特有的內容題材,理解當代讀者的心理需求,用更高維度的普遍人類的眼光,用不斷創新的講述方式把它們呈現出來。

    青稞主題散文寫作,從熱愛家鄉的青稞,到熱愛祖國的山水、人民和生養自己的土地,維系著高原人獨有的文化自尊自信。只要真正作為群眾中的一員來認真體味,關注更廣闊的社會現實現場,關注高原人們的普遍情感,進而不斷擴大寫作的抓取感、附著力。西北作家在題材內容的豐富性與多元性上,具有天然優勢。那么在創作時,要緊的是避免浮在詞匯的表面,力求見微知著的藝術洞察力和四兩撥千斤的文字收放力。這方面,祁建青發表于《人民文學》的名篇《青稞肖像畫》,潛心積累一炮走紅,足見探索創新已有長足拓展??傊?,追求思想性、藝術性的完美統一,是創作以不變應萬變的根本遵循,相信在青海這片土地上,優秀的作家作品還會不斷涌現。

    限制日韩A片R级无码中文字幕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pndf">
      <form id="ppndf"><nobr id="ppndf"></nobr></form>
      <address id="ppndf"></address>

      <listing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menuitem id="ppndf"></menuitem></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