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pndf">
    <form id="ppndf"><nobr id="ppndf"></nobr></form>
    <address id="ppndf"></address>

    <listing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menuitem id="ppndf"></menuitem></listing></address>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多事之秋,靜水深流 2020—2021中國網絡文學概貌提要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 | 邵燕君  2022年07月21日11:59

    “北京大學網絡文學研究論壇”分男頻、女頻各推選十部優秀作品,并由漓江出版社出版《中國網絡文學雙年選(2020-2021)》(男頻卷/女頻卷)?!半p年選”欄目將陸續為大家推送2020-2021年的上榜作品。

    多事之秋,能否靜水深流?這點最能考驗一種文藝形態生產機制是否健全,社區文化是否根深。網絡文學做到了。這兩年,網絡文學似被釜底抽薪。

    首先,攜大資本、大數據之威崛起的免費模式,對起點中文網創立的VIP付費閱讀模式———這一網絡文學立身之本———發起沖擊。目前的結果是雙方都存活下來了。在共存中,網絡文學的生產機制更加完熟。數以億計的原“盜文讀者”,終于可以安心坦然地在免費平臺上享用專門為他們寫作的網文,構成網絡文學龐大的底座。仍然堅持付費的讀者傲然坐穩了“小眾”(雖然人數仍在1000萬到2000萬之間)位置,這有利于網文向更專業化、精品化方向發展:“小白文”技藝更加精純,“老白文”質地更加精良,少數特別有追求的作家和他們的鐵粉團,可以“大道朝天”,一意孤行。事實上,付費模式的真正競爭對手并不是免費模式,而是動漫游戲、直播、短視頻等網絡時代“更受寵”的文藝形式。網生一代的孩子很多已經不愛讀網文了,這才是網絡文學面臨的真正生存危機。要突破只有兩個路徑:一個是更精專,使那些還愿意看小說的讀者真正享受到“文字的藝術”不可替代的美好;一個是更普惠,讓網文閱讀既豐富又完全沒有門檻。畢竟,網絡文學已經有20多年的發展歷史,積累了大量套路和作者資源,可以源源不斷地保證供給。目前付費和免費模式共存的態勢是好的,但光共存還是不夠的,還要共生。只有彼此互動,“小眾”才不致孤絕,“大眾”也不致枯竭。

    其次,由于多重欲望敘述受限,網絡文學的核心爽感模式需要重新調整,這一點,以“女性向”大本營晉江文學城受到的沖擊最大。所幸的是,女孩們寫出了“敘世詩”,她們終于走出了親密關系的舒適區,從“嗑CP”到“玩設定”,以高度幻想、燒腦詭異的設定,折射著對現實世界的焦慮不安和價值關懷。這一番轉型一半是外力所迫,一半是內力所驅,雖然早熟,但潛力十足。最令人驕傲的是,女孩們的世界設定里有“詩”。她們以“后人類”的視角,“克味”(克蘇魯)十足的設定,攪亂著“雖然錯誤,依然正確”的“理性法則”(《小蘑菇》)。在沒有“另類方案”的前提下,“茍”也是對“卷”的反叛。帶著對愛的執著,帶著母性的柔軟,也帶著弱勢性別群體被犧牲的恐懼,女孩們終于有力量在世界設定層面與“黑暗森林法則”(《三體》)對話:如果宇宙的秩序只是偶然,如果犧牲局部的“大局觀”并不能使人類獲得拯救,人類是不是應該更珍視那些美好人性的價值,比如善良、包容、仁慈?這樣的童話式設定在小眾范圍內再度流行,說明社會價值心理出現了某些微妙變化。

    有靜水深流,才有春暖花開。祈望網絡文學平安發展,在后疫情時代,給億萬普通人帶來心安和喜悅。

    限制日韩A片R级无码中文字幕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ppndf">
      <form id="ppndf"><nobr id="ppndf"></nobr></form>
      <address id="ppndf"></address>

      <listing id="ppndf"><listing id="ppndf"></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pndf"><listing id="ppndf"><menuitem id="ppndf"></menuitem></listing></address>